笔趣阁

第0097章 夸下海口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宋擒虎的治疗进行的很顺利。

    前前后后大约只用了三分钟的时间,刘楚就已经将他寸断的经脉重新疏通。

    只是,想要让他重新恢复功力,没有黑玉断续膏,将会比较麻烦。

    不过,当宋擒虎发现自己身体重新恢复知觉,直接就能重新坐立起来的时候,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地流淌下来。

    留下嚎啕大哭的宋擒虎独自一人在病房之中宣泄心中积蓄多年的情绪,刘楚又在唐远恒的陪同之下先后走进两处病房。

    据唐远恒说,这两个人都是炎龙的得力干将。

    一个身中剧毒,只能靠长期的透析维持生命。

    另一个则是神经受伤,直接成了植物人。

    只是,当刘楚走进第一间那个中毒者的病房,他就感觉到了一丝蛊毒的味道。

    仅仅是一丝。

    因为没有真正属于蛊虫的气息。

    这个人只是沾染了蛊虫身上的毒气。

    恐怕也是这个原因,他才能活到现在。

    唐远恒告诉刘楚,这个患者是在十七年前,在南洋地区执行秘密任务回来之后突然发现中毒的。

    先是从手臂上出现溃疡性的糜烂,然后迅速遍布全身,肝肾功能迅速衰竭,眼看就要命丧黄泉。

    无奈之下,只有当败血症处理,进行全身换血。

    然后便是依靠长期透析和不定期换血维持。

    眼下,他几乎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边缘。

    若是再迟一点,他体内的内劲彻底散去,也就是他闭上眼睛的时候。

    “刘楚,怎么样?”

    唐远恒看刘楚看了一阵,没有说话,便忍不住问道。

    本来他还是想称呼刘楚一声先生的,但是刘楚坚持让他称呼自己的名字,而他自己依旧称呼他三叔。

    唐远恒也是精明人,自然清楚刘楚的用意。

    无非就是要让炎龙乃至整个龙窟知道,刘楚对唐家的态度。

    这是一种直接的支持,跟站队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刘楚可是在肖局长那里挂了号的,而且这位背景深厚的肖局长对他很看重。

    “中了蛊毒。”刘楚轻声道。

    蛊毒……

    唐远恒悚然一惊。

    炎龙虽然是隶属龙窟的秘密部队,但是这些年被边缘化,接触的往往都是比较正常的案件。

    以至于炎龙现役的成员缺乏对各种超自然力量的认知。

    如果不是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身中邪毒,险些丧命,便是唐远恒,也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这些。

    这不奇怪。

    像龙窟这样的秘密机构,资源充裕,但是分配的方式却完全遵从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所有的资源都根据积累功劳的多少来分配,赢家通吃。

    炎龙的功劳越小,自然越没有竞争力,大家便可以高枕无忧,维系着眼前的排位。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

    这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压制了炎龙的发展,让新晋的队员得不到高强度的实战训练,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保存了炎龙实力的同时,也让唐远恒能够有效地控制这支队伍。

    否则,这些年的消耗,估计就算唐远恒的领导能力再强,炎龙真正的实力也所剩

    (本章未完,请翻页)无几了。

    被蚀骨蚁咬伤的中年男子叫做高飞。

    因为习得一身武当梯云纵的轻功,加之身手了得,成为炎龙纵队的王牌侦查员。

    他是被尚未被彻底驯化的蚀骨蚁咬伤的。

    结合当时的情况,刘楚推测,他应该是蛰伏在草丛中侦查东南亚毒枭猜旺的时候,不小心激怒了一只蚀骨蚁,然后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而这只蚀骨蚁比较特别,是一只正在被某位南洋巫师打熬的蛊虫。

    它虽然尚未真正成为蛊虫,但是也比普通的蚀骨蚁毒性强烈。

    起初,高飞还能凭借体内的内劲将毒素暂时压制,可是很快就爆发出来,迅速在全身蔓延。

    后来请了高手诊治,才侥幸保住性命。

    只是体内没有发现蛊虫存在的迹象,因此也没有查到究竟是什么原因,只能用透析排毒的方式苟延残喘。

    甚至有很多次,他都有选择自杀的倾向,但最后都被负责看护的护士及时制止了。

    找到了症结,刘楚直接用功德之力燃烧了残留在他骨骼之中的余毒。

    可惜,他的身体长期被蚀骨蚁蚁毒侵蚀,想要彻底恢复原来的功力却不容易。

    刘楚预计,即便是自己找到材料,炼制出伐髓丹让他服下,仍然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才可能完全恢复到颠峰时期的状态。

    前提是他必须配合刘楚的治疗,破而后立,彻底散去他的一身功力。

    刘楚治疗的效果当然称得上是立竿见影。

    四十多岁的汉子得知折磨自己的奇毒已经被祛除,顿时痛哭流涕,对刘楚一阵千恩万谢。

    至于那个所谓神经受损的战士,倒是有一点复杂。

    不过,为了让几个找了由头跑来看热闹的年轻战士度自己彻底服气,刘楚也顾不得是不是会惊世骇俗,准备展现一把符咒招魂的手段。

    此人名叫秦宇,本是少林弟子,习得一身刚猛无铸的金刚伏虎拳,算是炎龙年轻一代之中的悍将,与唐家颇有一些渊源。

    不久在南疆执行任务的时候受的伤。

    被发现的时候,神志不清,显得异常恐惧,仿佛是惊吓所致。

    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陷入恐惧或者癫狂的状态。

    刘楚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他很可能是受到了灵魂层面的攻击。

    对他下手的人摆明就是想要从上抽离生魂炼制邪术。

    幸亏对他进行攻击的人本身对于这种灵魂层面的攻击也称不上特别娴熟,因此虽然逼出了他的一魂一魄,却并没有办法彻底抽离他的身躯。

    导致这一魂一魄始终附在他的身体上,却又无法归位。

    只是让刘楚诧异的是,竟然没人看出来!

    他见识过狼窝那个队长卢志豪的手段,而且还在他身上得到一枚拘魔令,说明高层是有高手存在的。

    一瞬间,刘楚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竟然有人打算牺牲掉炎龙的成员!

    否则龙窟凭什么与狼窝蛇谷鼎足而立?!

    什么阴谋诡计的,刘楚暂时还不想去寻根究底,既然有人使坏,他就偏不让他得逞,先让眼前这个恢复过来再说。

    借助天心魔主的传承,刘楚打算来个现场喊魂。

    他咬破手指,祭出一滴

    (本章未完,请翻页)精血。

    唰唰唰!

    纵横九道,配合咒语,一道精血绘制的引魂咒凭空出现,闪耀着金芒。

    屋子里的人看到这道金芒出现,不免目瞪口呆。

    因为这实在是太颠覆他们的世界观了。

    刚才刘楚两次出手,他们尚能接受,认为是人家神乎其技的医术使然。

    可是眼前这明明是一道符咒!

    “头儿,怎么……怎么回事?我……我不是眼花了吧?”一个炎龙战士狠狠地揉了揉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

    “眼花?”唐远恒笑道,“难道你们都集体眼花?”

    “这么说,那次事件是真的?!”又有人小声地问了一句,“真的存在妖魔?”

    唐远恒沉声道:“之前咱们炎龙被有心人故意边缘化,所以已经接触不到核心机密,许多行动咱们都是被排除在外的,你们不清楚这些也在情理之中。”

    “特么的,那帮家伙,竟然跟我们玩阴的!”

    “头儿,刘先生是您的晚辈,能不能把他吸收进咱们炎龙啊!万年吊车尾,真让人郁闷。”

    “是啊!我可是听说,咱们炎龙曾经无比辉煌,炎龙的队长都坐过头把交椅的!”

    “等着吧,总会有机会的!”唐远恒看似说的随意,但是他的眼中却绽放出笃定的光辉。

    几个年轻的战士看到他的眼神,眼中也都露出期待之色。

    印象之中,唐远恒为人低调,这一刻他似乎换了一个人。

    刘楚可没有心思去关心旁边的议论。

    符咒既成,他便立即催动体内的功德之力,将它的力量进一步释放出来。

    嗡!

    随着一声猛烈的震颤,引魂咒金芒大盛。

    光辉印在病人的身上,附在他身体表面的一魂一魄便露出真容。

    看到这一幕,不仅是那几个围观的战士,就连唐远恒都露出惊异之色。

    在金光之下,刘楚一左一右,拽住游离的一魂一魄,将它们强行注入体内。

    下一刻,金芒收敛,仿佛从未出现。

    紧接着,一阵触电般的痉挛,原本充满恐惧的眼神迅速恢复正常,口中野兽般的嘶吼也渐渐终止。

    几位在一边旁观的炎龙战士相顾愕然。

    尤其是看到秦宇短暂的迟疑之后,朝他们走了过来,向他们哭诉自己的遭遇的时候,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

    一定要将刘楚留在炎龙!

    唐远恒眼看时机成熟,立即将刘楚可能成为炎龙客卿的事情说了出来。

    大家短暂的惊愕之后,顿时情绪高涨,随即便达成了默契。

    他们也觉得,像刘楚这样的高手,留在炎龙的确是大材小用,所以客卿的身份反倒是极为合适的。

    看大家都是这样的态度,刘楚也当仁不让,准备让炎龙的人彻底成为自己的助力,索性加了一把火。

    “诸位放心,无论我刘楚是否能够以客卿的身份留在炎龙,只要有需要,我一定出手帮忙。不是我夸海口,只要魂魄未散,都能起死回生!”

    “哈?起死回生?好大口气!”

    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刘楚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他早就注意到这个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家伙了。

    (本章完)